大姑娘浪大姑娘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第11节,沪上烟火,大姑娘浪大姑娘,yoyo文学网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/畅读/小说模式并且关闭广告屏蔽过滤功能,避免出现内容无法显示或者段落错乱。

林玉宝说,王阿姨统共来我家两趟,这八百块,是哪一趟,给了啥人。王双飞姆妈说,第二趟,钞票一沓,包了红纸,放进饼干盒,打开即见。玉凤说,印喜盈门图案的饼干盒。王双飞姆妈说,没错。玉凤说,啥人晓得盒子里,钞票有、还是没。就算有,也原封不动还了,因为我根本没打开过。王双飞姆妈说,玉凤没打开过,能保证薛金花、黄胜利,玉宝,还有小桃,也没打开过。玉凤喉咙一噎。

玉宝说,钞票是好东西,但君子爱财,应取之有道。这道理,我们一家门懂的。王双飞姆妈说,要君子还好哩,长三堂子出来的先生,嫁人做姨太太,逼得正房太太离婚,这种人家,见财眼开,能有啥道德廉耻心。薛金花冷笑说,瞧不起我们,还来一趟两趟求娶,这叫啥,这叫犯贱。王双飞姆妈说,啥人犯贱,嘴巴放放清爽。薛金花说,王双飞又是啥好货色,我呸,百样看不上,猪刚鬣,跷脚,还偷女人内衣裤。马主任说,再次警告,又诽谤造谣了。薛金花说,老百姓眼睛是雪亮的。马主任说,事不过三,再讲,我不客气。秦阿叔说,好哩,讲到南天门去了,收回来,现在最重要,是弄清八百块的事体。

玉宝忍气说,八百块,不是八十块,一笔大数目,塞进饼干盒里,而不是当面交给我姆妈,这不符合做事逻辑,不符合风俗习惯,也不符合大众思维。王双飞姆妈说,啥意思,意思我们讹诈喽。马主任说,我在居委会好些年数了,啥么见过,礼金有当面给的,有放进盒头里,还有发电报的,看各家喜好,不好以偏概全。马主任朝围观群众说,我讲的对嘛。

群众自然会看山水,各怀心思,多数笑而不语,少数几个纷纷附和,没错,我礼金放进老酒盒里。我怕丈母娘厌鄙少,偷偷压在桌子玻璃板下。我发的电报。我放进麦乳精桶里。赵晓苹说,好好,一个一个,明朝工作有着落了。赵家妈用蒲扇柄戳女儿背,少讲两句不会死。

玉凤说,气死了,有意思吧,平常抬头不见低头见,现在侪来落井下石,丧良心。王双飞姆妈说,说明啥,老百姓眼睛是雪亮的。薛金花说,啥人讲这老巫婆老实的。玉宝说,既然掰扯不清,索性报警算了。王双飞姆妈说,报警就报警,啥人吓啥人。

秦阿叔说,这桩案子,即便闹到派出所,也没结果。马主任说,是呀,而且报警,还影响这爿弄堂声誉,成了典型,以后有啥优惠政策啊、下发啥补贴啊,这些好事体要绕道走了。围观群众说,不好报警,不要影响我们。玉宝说,八百块放进饼干盒,不是王阿姨讲放了就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。

上一章 目 录 下一页
都市小说相关阅读More+